快捷搜索:

卖石油的非要卖白酒,新潮能源1.55亿买酒钱迷雾重重

一年前,主要从事石油天然气开发的新潮能源(600777)突然向酒类转型,这笔1.55亿元的预付款存在许多没有明确披露的问题,引来多方质疑。

如今一年时间过去,新潮能源发布了2019年年报,该公司的酒类生意似乎还是一笔“糊涂账”。

态官广告有限公司

而这笔生意背后,公司的董事长、总经理、法定代表人刘珂,在纷杂的负面新闻中保持沉默。

一笔白酒“糊涂账”

营销情况不明、库存畸高

日前,新潮能源发布2019年年报,数据显示,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60.70亿元,同比增长26.97%;实现归母净利10.78亿元,同比增长79.37%。扣非净利10.82亿元,同比增长40.40%;基本每股收益0.1585元。

其中,主营业务油气开采收入58.93亿元,来自美国市场,占营收比例97.08%,毛利率达48.55%;酒类业务收入1.77亿元,来自国内市场,毛利率12.23%。

从营收来看,新潮能源的酒类业务似乎可有可无;但从存货来看,酒类业务却成了“主力”。

年报显示,新潮能源的存货分为库存商品和周转材料,其中库存商品期末账面价值1.35亿元。新潮能源没有说明酒类商品占库存商品的比例,但截至2019年末,新潮能源存货1.7亿元,较上期末增长500.05%,公司解释称存货增加和酒类业务库存有关。

同时年报称,美国子公司石油产量与销量几乎一致,库存低至可以忽略不计。且在产销情况中,石油、天然气均未显示库存量。这意味着,1.35亿库存商品很可能全部为酒类商品。

除了库存畸高,年报中也没有披露酒类业务的营销渠道及费用,酒类商品营销成本不明。不排除公司将酒类营销费用并入其他费用进行披露,但没有明确区分的情况下,真实性值得进一步求证。

另一方面,新潮能源又没有分红,2019年,是公司连续盈利的第三年,也是公司连续不分红的第三年。作为一家1996年上市的老牌上市公司,新潮能源仅分红8次,累计金额仅9200万元。

到底有没有关联交易?

这笔白酒生意,要追溯到一年前。2019年4月,新潮能源公布了2018年年报,年报显示,公司向上海尊驾酒业集团有限公司预付款项1.55亿元,占预付款项总额比例为72.89%。

这笔预付款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,上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,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该预付款项的具体用途,款项形成的合理性,尚未结转的原因。

新潮能源回应称:预付款项用于购买贵州茅台飞天酒和五粮液生肖纪念酒,其中茅台飞天酒1.3亿元,五粮液生肖纪念酒2500万元。该批货物已取得贵州茅台营销有限公司开具的,不可撤销提单,预计于2019年二季度末至三季度中期陆续提货、销售;而五粮液预计提货时间为2019年第三季度。

这时投资者们才知道,原来这家一直从事能源的公司,已经跨界到了白酒。

但这样的回应却引来了更多的质疑,每日经济新闻曾质疑称,上市公司一次性购买价值上亿元的茅台酒,理应慎重,至少要找一家拥有茅台正规授权的经销商进行购买。但查询茅台官网的经销商体系,上海尊驾酒业却不在名单之内。且在答复问询函的公告中,“茅台飞天酒”和“飞天茅台”前后混合使用,而“茅台酒”价格高,“茅台系列酒”价格低,新潮能源买的到底是什么“茅台酒”?

新潮能源发公告否认了媒体的质疑,并同时披露称公司与上海尊驾酒业之间不属于关联交易。

然而实际上,新潮能源董事长刘珂与上海尊驾酒业之间存在关联关系。

2017年多家酒类媒体报道,五粮液·丁酉鸡年纪念酒由宜宾五粮液创艺酒产业有限公司发行,由上海尊驾酒业总运营,而刘珂在五粮液创艺酒公司担任董事。刘珂实控的中金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还是五粮液创艺酒公司参股股东。

此外,中金创新与上海越山联合成立了酒企,出境游而上海越山投资的中酒交易中心,又与上海尊驾合资成立了公司。

那么从上海尊驾买到的白酒,卖给了谁呢?

年报显示,在新潮能源2019年的应收账款客户中,只有一家中国公司——上海颜依贸易有限公司,从事零售业,新潮能源在这家公司中尚有250万应收账款。

深蓝财经查询后发现,上海颜依与上海尊驾之间并无直接关系,但有趣的是,上海颜依的准册地址,与上海尊驾子公司及唯一股东的注册地址十分接近。新潮能源白酒业务的进货方和销售方,来自同一座大楼的不同楼层,这进一步引发了关于关联交易的质疑。

上市公司花1.5亿买了白酒,收入了1.7亿,库存1.35亿,销售成本不明,关联问题存疑…这笔数亿元的资金,仍然迷雾重重。

交易背后:

负面新闻缠身的董事长刘珂

新潮能源暧昧不清的白酒业务背后,站着公司的董事长刘珂。

刘珂于1995年至1996年从事和管理石油开采工作,熟悉石油开采、钻井、运输、销售的全产业链流程;曾投资亚太区最大的民营钻井公司,对钻井业务非常熟悉。2018年6月15日至今,任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。

2015年,新潮能源开始频繁进行收购、并购,将多块油田资源纳入囊中,进行业务转型。彼时,曾经名震市场的“德隆系”回归A股,看中了新潮能源。刘珂控制着德隆开元与德隆长青,参与了新潮能源的定增,其中德隆开元的LP为深圳融通资本财富管理有限公司,出资3.51亿,这3.51亿由广州农商行实际出资。

后来,公司原实控人不断并购,业务方向不明,中小股东们觉得看不到希望,于是联合发起反击,刘珂也成为了“被联合”的一员,并最终被推上了董事长的位置。刚当上董事长的刘珂,曾高调宣布不谋求公司实控人的位置,公司将走向中小股东做主的未来。

但很快,中小股东们就觉得自己被“骗”了,刘珂推荐的高管纷纷进入董事会,“无实际控制人”成了一纸空谈。与此同时,刘珂还实施了一系列让中小股东难以理解的举措,与尊驾酒业的合作,就是其中之一。

2019年8月,新潮能源内斗全面爆发,刘珂遭到该公司多名股东反对,指责他掏空上市公司,欲拉其下马。紧接着,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受到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,这让通过广州农商行配资数十亿的刘珂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2019年末,市场传出消息称刘珂被“边控”。12月2日,新潮能源回复称:“流丸止于瓯臾,流言止于智者。公司信息以公司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披露的公告为准。”

漩涡中心的刘珂并未作出回应,几天后,还出席了第十九届中国上市公司百强高峰论坛,并获得了“中国百强杰出企业家”称号。另据新潮能源2019年年报显示,刘珂获得了112万薪酬。

与名利双收的刘珂不同,买入新潮能源的股民们十分痛心,近一年的时间里,新潮能源的股价跌跌不休,成为2元股之后,仍然缓慢下跌。

投资者无奈的评价称:油价涨大盘涨,新潮能源股价不涨;但是一有风吹草动,立马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如今,刘珂还能保持沉默吗?

原标题:获三股东汇通正源提名 前董事李化春拟回归兆新股份董事会

由于时间关系早评仅摘录部分内容,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房间查看。

财联社(上海,研究员王天勇、张鹤仪)讯,国内疫情逐步控制,报复性消费风再起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